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资讯 >

历史资讯被左传不是人的车夫,不但让祖国吃败仗,还顺手创造一个

  梁启超先生认为“历史者,英雄之舞台也,舍英雄几无历史”,历史资讯这种主义历史观当然大有问题,它抹杀了群众创造历史的客观事实,把那些伟大人物的思想和意志当成是历史发展进步的决定性力量。不过梁先生的这种说法也很好理解,别的不说,咱们看看世界历史书籍,记载的都是历朝历代在文治武功上留下辉煌业绩的英雄人物,他们的决策也的确能够改变历史和许多人的命运,没有哪部史书会去记载某某年某某月,哪个小市民中午吃了四菜一汤。

  不过历史是由偶然和必然组成的,一些名不见经传,不被史书所记载的物一样能够改变历史。比如在项羽逃跑时故意给他知错的农夫—“项王至阴陵,迷失道,问一田父,田父绐曰:‘左。’左,乃陷大泽”,给韩信送饭不让他饿死的洗衣服老奶奶,李自成的几个农民,他们在不知不觉之间一样改变了历史的。

  而我今天给您介绍的这个故事也是个很好的例子。

  (郑国和宋国是地处中原的两个小国,夹在晋楚两个大国之间左右为难)

  公元前606年,郑国和宋国这两个小国撕吧撕起来了,打仗倒不是因为这两个国家之间有,作为地处中原地区的难兄难弟,宋国依附晋国,而郑国则依附楚国,晋楚争霸,双方直接交战的例子并不多,更多地则是撺弄小弟们互殴,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。这不,楚庄王为了惩罚宋国不依附自己,命令郑国进攻宋国。这一战宋国输的很惨,主帅华元当了俘虏,副帅乐吕战死,宋国损失了四百六十辆战车,还有两百多人被俘虏,死伤数百人。有朋友可能会奇怪,就死个几百人,被俘虏几百人算个啥,根本就不是事儿啊!

  (战车是春秋时期的主流战斗方式,衡量一个国家国力就是看战车数量)

  这其实已经相当不少了,读《论语》或者是《孟子》我们经常能听到“千乘之国”、“万乘之国”,这个“乘”指的就是战车。春秋时期步战肉搏并不是主流战斗方式,军队的主力就是战车,衡量一个国家国力大小和地位高低就是看有多少战车,一般来说如果有一千辆勉强能算个中等国家,要是有万乘(比如晋国和楚国)那可就是实实在在的大国了。宋国这一战损失了四百多辆战车,不说了性的打击,起码也是伤筋动骨,几十年都别想蹦跶了。这还只是直接损失,间接损失也不小,一方面在诸侯国之间大丢面子,毕竟输没问题,但被同为小国的郑国揍成这样难免会给人一种感觉:宋国的军队也太垃圾了吧!再加上华元属于宋国的高级干部,这样的人被俘虏了得想办法救回来啊,于是宋国还得再掏出一百辆战车,四百匹马送给郑国作为交换华元的条件,这就相当于一次小规模战争的损失了!不过好消息是宋国人把这些物资送去一半时华元逃了回来,总算是给宋国了一点经济损失。

  (谁都没想到,一碗羊肉汤让宋国大败亏输)

  虽然输的很惨,但宋国这一战其实输的很,倒不是说他们实力不济完全不是郑国的对手,这次惨败都是因为一个车夫,更准确地来说是一碗羊肉汤。原来在开战之前华元为了鼓舞士气,特意宰羊煮汤来犒赏将士,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参战的将士人人有份,可主帅华元的车夫羊斟却被遗忘了,屁也没分到,看着块吃肉大口喝汤,历史资讯羊斟又是羡慕又是嫉恨,我跟着华元在战场上拼死拼活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怎么流血受伤的事情全让,有点啥好处就把我给忘了,不行,我要报复!

  第二天到了战场上,宋郑两国士兵各自按阵势排开,华元正要发布命令呢,只见羊斟对华元说“畴昔之羊,子为政,今日之事,我为政。”这就是成语“各自为政”的出处,翻译过来就是昨天安排分羊肉,你是主帅由你做主,不过现在可是在战场上可轮到我说了算了!于是羊斟二话不说驾着战车载着华元就冲到了郑军阵中。

  得,还没开战,宋国的主帅就当了俘虏.....郑国人和宋国人都惊呆了,反应过来之后郑喜过望,笑呵呵的就把华元给俘虏了,同时向着宋军猛攻。而主帅被擒导致宋军士气大降,乐吕仓皇接手根本来不及发布命令,于是宋国大败,乐吕战死。

  对于羊斟因个人私怨导致祖国利益受损的行为《左传》给出了辛辣的“羊斟也,以其私憾,败国殄民。于是刑孰大焉。《诗》所谓‘人之无良’者,其羊斟之谓乎,残民以逞。”翻译过来就是:羊斟真不是人啊!因为私人的怨恨竟然导致国家吃败仗,百姓遭殃,将士殒命,《诗经》里头说没有的人估计就指的就是他吧!

  的确,就因为一碗羊肉汤羊斟就因私废公,置国家百姓于不顾,陷袍泽于不义,战死的宋国士兵何其,痛失亲人的宋国百姓何其悲痛?这种让国家利益受到巨大损失的行为让羊斟,受到后世读者的。

  但也有人说羊斟是活该挨骂,但这件事中作为主帅的华元同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你华元既然要犒赏大军,那就应该做到一视同仁,不能厚此薄彼,作为主帅的驭者,羊斟级别虽然低但是地位超然,对这种要害职位的人更要照顾他的情绪,一碗羊肉汤没什么,但人人都有唯独他没有就非常容易伤及到自尊,如果这人磊落大公还没啥,遇到羊斟这种心胸狭隘毫无爱国的人,发个神经就把你给坑了,要是华元在羊斟没有分到羊汤时及时抚慰他的情绪,或者用东西补偿羊斟,也许惨败根本就不会发生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其实羊汤这个事情华元应该不知情,实际情况也并不如史书或者是故事里所说的人人都有汤喝。春秋时期一辆战车乘员三人,中间的甲士为驭手,主要工作是驾驶战车,左侧的“车左”拿着弓箭射杀远处的敌人,车左是战车最重要的力量,为一车之长,所以又被称为甲首(如果是君主或者是主将在战车上时仍以主将居中,赶车的驭手在左侧,车右不变),右侧的“车右”则拿着戈近距离杀敌,从宋军被缴获四百六十乘战车来看,宋国拥有的战车最少也在五百辆以上,这样换算过来参加战斗的甲士最少有一千五百人,根据《司马法》的说法,一辆车配备甲士三人,士卒(普通小兵)七十二人,那么宋国参加战斗的人数将达到惊人的三万六千人!

  当然了,这只是默认的配备,对于宋国这种小国未必有这个条件,不过咱们就算打个折扣,一万人出征也不是个小数目。一万多人,历史资讯如果人人都吃上一块羊肉喝上一口羊汤那得杀多少羊?所以华元安排的战前犒赏可能主要针对那一千五百个甲士。可能羊肉实在不够,轮到羊斟就没有了,能够作为主帅的车夫,羊斟必然和华元关系不错,可能华元觉得羊斟吃一次亏估计也没啥,毕竟是自己人,或者华元认为羊斟不过就是个毫不起眼的车夫,给你喝是大爷犒赏你,没有喝也得老老实实的听话,一个赶车的还能翻了天不成?

  可羊斟就是这么个心胸狭隘的,这小子真的因为一碗羊肉汤把宋国给坑了!后续的发展也很有意思,华元从郑国逃回来后遇到了羊斟(可能是车夫不重要,于是郑国人就干脆把他给放了)明明被羊斟坑的那么惨,华元还像个憨憨一般问羊斟:“那天你是不是马出了问题啊?”结果羊斟也很实在,回答说:“马没啥问题,是人”这事就是干的,就是看你不爽,你能咋地?

  由于华元让宋国吃了败仗,百姓们对他也很有意见,没过多久华元负责监督宋国都城城墙的修建,当他神气活现的来巡视时百姓们唱起了“睅其目,皤其腹,弃甲而复,于思于思,弃甲复来。”眼睛瞪着,肚子挺着,打了败仗逃回来了,络腮胡子,胡子络腮,丢盔弃甲逃了回来!

  华元还颇为幽默,让手下回答“牛则有皮,犀兕尚多,弃甲则那。”咱们宋国牛皮、犀牛皮(用来制造铠甲)还有很多嘛,损失一点有什么呢!百姓们则反驳说:“从其有皮,丹漆若何?”就算有很多皮,没有丹漆彩绘怎么办?(盔甲和盾牌上还要用丹漆加上各种颜色)意思就是你小子也太没用了,交学费交的也太多了吧!这下华元无话可说了,和属下们说咱们还是走吧,我就一张嘴,他们人多,我们说不过他们。

  虽然吃了败仗还被百姓们,不过华元倒是表现的很大度,他并没有借机报复,而是和百姓们打起了嘴炮,打不赢就老实认输灰溜溜逃走,这样看来还挺可爱的嘛!

  从时间上看,新古典主义是20世纪上半叶,尤其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一个重要流派。 一般来讲,1945年以前的现代音乐作曲家可以划分为两大个阵营。一个是以勋伯格为代表的十二音和表现主义,另一个是以斯特拉文斯基为代表的新古典主义(虽然斯特拉文斯基本人曾经是表现主义的者)。但实际上,后一个阵营的人数要多得多。很多作曲家的创作与新古典主义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

  免责声明:本文基于大数据生产,仅供参考,不构成任何投资,据此操作风险自担。

原文标题:历史资讯被左传不是人的车夫,不但让祖国吃败仗,还顺手创造一个 网址:http://www.guangjigroup.cn/lishizixun/2020/0718/1450.html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最新文章

  • 《举起手来1高举起手来1完整版免费清》完整版
  • 被故宫的“京城第一玩家”王世襄,玩出历史资讯最高级
  • 亚马逊公司简介亚马逊UN383认证办理费用呼和浩特新闻
  • 袁洁莹微博这些你曾迷恋过的原来都曾是他的“后宫”

关注我们

微信公众号